巴巴网 > 电商资讯 > 打车神器现恶果连连 “禁用”呼声四起

打车神器现恶果连连 “禁用”呼声四起
2020-09-13 10:59:36   

随着打车软件补贴烧钱战的风靡,5月、7元的打车补贴让司机和新新人类尝到了不少甜头,但同时也出现了严重的拒载挑客等不良乘车现象。

打车神器现恶果连连 “禁用”呼声四起

  烧钱数十亿 两软件占领九成市场   在烧去了数十亿元之后,背后站着腾讯、阿里巴巴两家互联网巨头的“嘀嘀”和“快的”目前以43.6%和46.7%的比例牢牢把持打车软件前两名,合计占据超过90%的市场份额。快的4月2日公布自己一季度的成绩单——营收1000万元。   去年上海首先兴起手机打车软件,到去年下半年,打车软件开始烧钱展开市场抢夺战。司机抢单成功交易后,司机、乘客均能获得数元到20元不等的补贴,打车软件也开始风靡北上广等一线城市。   不过近日有消息称,打车软件的补贴大战或将于月内告停。两大打车软件对乘客的补贴3月起正快速“瘦身”,目前乘客每单可获3元或5元补贴,与高峰期10多元的补贴不可同日而语。同时,两大打车软件对司机的补贴开始加码,每单7元。快的每天15单,最高奖励125元每天。而嘀嘀打车每天10单。   为了约束司机,打车软件一般规定,一旦抢单后,司机必须前往接客,否则乘客可以投诉,“飞单”司机将遭到惩罚。快的规定,司机一周一次违约,取消本周内所有奖励。一周三次违约将被永久封号。嘀嘀则规定,司机作弊收益将被全部扣除。推荐阅读:   对于司机,打车软件缺乏申辩机制,只要被投诉飞单,司机一周的补贴就会被扣。   无诚信定位不准 的哥卸载软件   如今广州的哥却开始纷纷卸载打车软件,多名的哥向记者列举“打车软件”劣迹:无诚信、补贴说变就变,定位不准,呼吁取缔打车软件,以免扰乱市场。   “有一次,我按照约定时间抵达约定地点,结果乘客迟迟未来,原来乘客还没起床!”杨师傅表示,万一飞单就会被投诉,可能会损失几百元的补贴,但不“飞单”又会影响出租车的利用率。出租车本来就很稀缺,白天开出去满大街的客,却用大量的时间去等待接单乘客,对司机和其他乘客都不公平。   打车软件定位不准也让很多司机很头痛。李师傅有次在滨江路营运,通过快的抢了一单距离300米的活。应答之后,李师傅与乘客联系才发现,确实距离300米,但乘客在珠江对岸的沿江路,“我足足绕了5公里才接到乘客,流量费、2个电话费、油费、时间成本……全部算上去,补贴全搭进去,我还亏了几块钱!” 还有一次,打车软件称距离500米,李师傅在内环路恒福路口附近抢单,联系乘客才发现,乘客是在广州东站,绕了五六公里去接客。   打车软件引发的恶果   恶果一:“挑客”   打车软件还导致的士挑客激增。有的哥坦承,距离远的客、不塞车的客最受欢迎,如果去塞车黑点,基本没车愿意接单。市民苏女士最近和妹妹一起在以太广场打车,妹妹是到距离较远的华农,苏女士是到距离较近的广园新村。两人同时使用打车软件,很快妹妹就收到了应答,不到五分钟就被接走了。然而苏女士等了半个小时都无人应答。另外,乘客为了及时约到车,有时在语音呼叫时加价,这让部分的哥开始挑肥拣瘦。   恶果二:打车族激增   “在补贴最高峰,两边拿补贴,打车基本不用自己掏钱,实在太爽了!”不少年轻人分享打车心得。据悉,不少新新人类本来很少打车,也加入到打车的行列,使得打车的人骤然增加,与真正需要打车的人抢车,加剧了打车难。刘先生是名上班族,本来是公交出行。但如果使用打车软件,可以嘀嘀、快的两边拿补贴,之前5元一单,可以拿10元补贴,自己掏8元就可以了,比挤公交只多花4元,“路上时间可以节省半小时,何乐而不为?”   恶果三:“空跑”   市民杨女士告诉记者,最近“空跑”拒载的的士明显增加了:“打车软件诱惑的哥抢单拿补贴,这样会增加交通拥堵和空气污染。”   昨天8时早高峰期间,记者在滨江东路扬手打车,尽管不时有空车从身边飞驰而过,却不愿理会路边招手的乘客。“广州打车向来扬手即停,现在却不太管用了。”刘先生告诉记者。的哥张师傅表示,“一天有10~15单的补贴,不拿完补贴,心里就痒痒。”   恶果四:“拒载”   “骨折了,要去医院换夹板,好不容易打到一辆车,的哥发现我不是打车软件预约的,立即把我拒载了”……家住中海康城的王先生讲述了打车遭拒的经历。的哥面露难色:“不好意思,我已被预约了,要爽约可能进黑名单,不能拉你。”正在此时,一名男士气喘吁吁从后面跑过来,开门上了车。 “打车明明是扬手即停的,而且讲究先来后到,没想到却被打车软件给坏了规矩。”王先生表示,“老人和小孩不会用软件,怎能打到车呢?”   恶果五:垄断车源   不少市民质疑,出租车资源被打车软件垄断了,今后想打车只能选打车软件。不仅如此,部分市民为了增加高峰期打车的成功率,通过打车软件加价打车,形成了恶性竞争。傍晚6时,葛小姐在人民中路通过打车软件叫了一辆车,没想到发现的哥从接单开始就进行计费,但怕的哥拒载,葛小姐只好认账。但的哥表示这是选择打车软件的无奈之举:“如果接了单,不打表空车跑,万一遇到较真的乘客投诉拒载,就会得不偿失。”   独家调查   凡涉“公共” 必须“公平”   横空出世的打车软件,吹皱了出租车市场的一池春水,供求双方激起阵阵涟漪,并有愈演愈烈之势。它的功用正受到各方人士的诟病。   出租车是公共交通工具,其特征是为不特定的公众交通服务的,换言之,不能只服务于擅用打车软件的特定群体。   腾讯、阿里巴巴通过推出打车软件、并给予补贴的商业行为,显然干预了市场,让公共交通工具不知不觉改变性质,从服务普罗大众变为特定人群,让本已稀缺的公共资源更加稀缺。这种用经济手段直接介入公共资源配置的做法,扭曲了市场的供求,其带来公众出行不公平不便捷的后果,恐怕连腾讯和阿里巴巴都始料未及。   科技的发展应以人为本,造福于大多数人,企业经营只要不违法,本无可厚非,但并不等于经营无底线,其恰恰应有道德边界。尤其是那些通过公共平台、涉足公共资源的业务,更首先要求遵循公平公正原则,合理分配资源,真正优化供求关系,而不是在商业利益的驱动下,利用庞大的市场份额,有目标地攫取目标客户,从而加剧“打的难”。   出租车是高消费公共交通工具,常用群体原为赶时间的中等收入者,不良于行的老弱病残群体以及外地客人。打车软件推出后,俨然成了出租车市场的总调度,消费者结构发生改变,改以擅用手机上网的中等收入年轻群体为主。以往的“扬手即停”少见了,一系列不便产生了。弱势群体普遍不懂操作软件,路边“打的”久盼不到,司机接单舍近求远,短途旅客坐车无望,外地客不能扬手即停,误时误事……   腾讯和阿里巴巴都是中国最靠近市值千亿美元的大企业。取之于社会,应回报于社会,理应在社会责任上起带头作用,理应担当中国社会文明进步的重要推动者。从谋取企业自身经济利益最大化伊始,就应充分考虑社会文明的底线,经营决策兼顾公众利益,有责任帮助社会中最需要关心的群体,如老弱病残弱势群体,最大限度地让各阶层受益。   中国科技企业正处于高速成长期,巨大的市场容易促成企业家急功近利的心态。如何把握企业与社会的关系,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,大多数企业没有准备,更没有清晰地界定。若一个企业的经营理念没有明确的商业伦理予制衡,迟早陷入自私自利的泥沼,企业越大,泥沼越深,其好不容易换来的美誉度会不断受损,这是非常可惜的……   麦田观点:打车软件也是顺应市场潮流的新型事物,在优化市场配置之后与原有市场存在不协调,如何将二者的冲突缩减到最小,这不仅仅是市场要考虑的问题,也是商家研制新产品要注意的一个重要方面。   推荐阅读:
教育保险 https://www.xiaobaoonline.com/anxinbao
热点推荐
今日点击排行